“爆款剧”《都挺好》片尾曲:为让90后感同身受
2019-03-27 15:44 来源: 金融观察网

  曾为李玟、刘德华等人写歌,担任陶吉吉、罗大佑、周笔畅的音乐制作,《都挺好》幕后音乐人朱敬然接受采访

  选毛不易唱《叮咛》为让90后感同身受

  3月25日晚,2019年开年“爆款剧”《都挺好》迎来了大结局。随着剧中人物的渐趋和解与团圆,不少观众也品出了片尾曲《叮咛》的深意——“轻轻拥抱是那么亲,却用了半生来走近。爱恨与悲欢,离合自一个屋顶,摇荡风雨里的人心”——这首由罗大佑担任主要词曲创作、与知名制作人朱敬然共同制作的歌曲,在毛不易温暖的声线演绎下,将剧中关于“家”和“亲情”的主题进一步升华。

  近日,新京报记者独家对话音乐制作人朱敬然,这位目前担任种子音乐的音乐总监、新意思音乐厂牌总经理,被誉为“陶喆御用制作人”的乐坛幕后大咖,不仅揭秘了罗大佑与毛不易这两位音乐创作人“跨时代”合作的背后故事,更道出了自己的从业经历与心路历程。

  揭秘《叮咛》

  片尾曲温暖是为舒缓观众看剧情绪

  新京报:最初是怎样的契机使罗大佑参与到这首《叮咛》的创作中来的?《叮咛》这首歌曲的基调和主题是怎样确定的呢?

  朱敬然:其实当初正午阳光要开拍这部连续剧的时候,种子音乐就把音乐方面的业务谈下来了,当时第一想法就是主题曲要找一位重量级人物来担纲。因为大佑哥一直在“家”的概念上面做了很多的创作,从《家》到《家(II)》再到近年的专辑《家(III)》,所以由他来写这个主题曲是最适合不过了。那个时候正午阳光给我们看了《都挺好》粗剪的一些片段,我们发现这部剧的剧情是非常血淋淋的,所以片尾曲一定是要温暖的,去舒缓观众看完一集剧情的情绪。后来我们也有找到黄婷和陈宏宇两位作词老师,一起聊出了“叮咛”这个关键词。因为在家庭里面,父母跟子女之间最需要的就是沟通,而“叮咛”就是家庭里最经常会出现的沟通方式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最终邀请到了毛不易来演唱这首歌,而不是罗大佑亲自来演唱?

  朱敬然:我们那个时候也有这个想法,如果用大佑哥的声音去传达,肯定是最直接的第一手的情感,但是在这个年代,如果是一个新生代的声音去传达的话,可能会更感染90后、00后。而且很多原生家庭发生的问题,比如抚养、教育,都是自父母从上而下的,但是如果用一个年轻但不失温暖感、说服力的声音去演绎的话,就不会像是上一代的规劝,而是以年轻一代的身份去感同身受的分享。再加上毛不易的声音真的蛮温暖的,他也是新一代流行音乐创作者的一个代表人物,属性上面跟大佑哥也非常吻合。

  被李焯雄面试进滚石

  接受采访时,电话那头的朱敬然刚于前一天晚上飞回台湾,那是他如今的长居之地,但事实上,朱敬然从小在香港长大,并非土生土长的台湾人。

  由于母亲是一位小学音乐老师,父亲也热爱古典音乐,自小就开始学习钢琴和小提琴的朱敬然,在学生时代玩过乐队,当过合唱团的指挥,早早就把职业目标瞄准了音乐圈。“但当时这个行业很少有公开招聘啊。”朱敬然笑言,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旅游业管理专业的他,要进入看重资历和经验的音乐制作圈,并非易事。于是,他便开始了漫长的“曲线救国”。

  在大学时代,朱敬然开始在香港电台的文化台兼职当主播,在节目制作人的介绍下,他终于获得了一个去滚石唱片面试的机会,“当时第一个面试我的老板,就是现在著名的音乐人李焯雄老师。因为我在上学的时候就在研究音乐厂牌,他当时就吓一跳,说为什么你了解滚石比我还多。”

  陶喆是“恩师”、“老板”和“兄弟”

  在对话中,每当提起“陶喆”的名字,朱敬然总会谦虚地在后面加上“老师”二字。哪怕如今的他两次拿下金曲奖,贵为“金牌制作人”,也不忘感恩曾经给予他帮助的、亦师亦友的陶喆。

  朱敬然音乐生涯的分水岭,也许便是“遇见陶喆”的一霎。

  在进入滚石唱片后,朱敬然并没有如愿进入制作领域,而是被安排在了企划部。在参与了Beyond、杜德伟和林忆莲的音乐企划工作之后,他又转去了台湾一家唱片公司,并为李玟和刘德华分别写下了《颜色》和《他的女人》两首歌。“那个年头,音乐版税收入是很不错的。”在拿到这笔钱之后,朱敬然决定把它当做“入学奖学金”,“因为我一直没有真正学习过音乐,就报名去了利物浦表演艺术学院。”

  从英国学成归来之后,朱敬然进入了台湾侠客唱片,也因此遇到了改变他音乐轨迹的“恩师”陶喆。两人共同制作的第一张专辑,便是陶喆的《黑色柳丁》,“我们很多同事都曾离开过,但是我跟他从2000年到现在,中间的合作都没有间断过。他是我的老师,是带我的师父,也是我的老板,我的兄弟。因为我的家人已经在新西兰了,所以在台湾他就是我最亲近的朋友、家人。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,他爸爸的过世,后来他结婚,再到今年生小孩,我替他担忧过,如今也为他高兴。”

  第一次见罗大佑很紧张

  朱敬然笑言,自己生命中的两位贵人都是乐坛“教父”——一位是“R&B教父”陶喆,另一位就是“音乐教父”罗大佑。

  在帮助陶喆制作完《黑色柳丁》后,朱敬然正式开始创作和制作生涯。他为周笔畅写过《浏阳河2008》,并透露目前他还珍藏着笔笔和母亲合唱这首歌的特别版,也为梁静茹、品冠等人创作和制作过多首大热歌曲。但当提及两次拿下金曲奖,朱敬然表示都是借“大佑哥”的光。

  “当时我们刚做完《黑色柳丁》不久,公司要帮大佑哥发行《美丽岛》这张专辑,就委派我过去帮他的忙。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他见面合作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后来就超级感谢他的信任,让我参与了很多编曲和录音方面的工作。”2005年,朱敬然与罗大佑、陈彦江合力制作的《美丽岛》,一举夺下第16届金曲奖的流行音乐最佳编曲人。2018年,由朱敬然参与制作并录音的罗大佑专辑《家(III)》,也将第29届金曲奖最佳演唱录音专辑奖收入囊中。

  当记者问及是否还有心仪的合作对象时,朱敬然在表示十分欣赏郭顶和谢震廷这两位年轻人外,也道出了第三位“教父”的名字——“摇滚教父”崔健,“如果有一天真的有机会,我心中也有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,就是跟崔健老师合作。他的音乐在我的成长经历中很重要,如果能够跟他一起去玩音乐的话,一定会是我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、难忘的事情。”

“,爆款剧,”,《,都挺好,》,片尾,曲,为让,后,
责任编辑: 侠名